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

天下无病

首页 >>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 >>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青木川 相遇终有时 民间山野怪谈 巡阴人 七星彩 圈里圈外 水浒传 顾盼生辉 我的如意狼君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 天下无病 -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全文阅读 -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txt下载 -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最新章节 - 好看的小说 []

第81章 番外三:颜佑臣自白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他是颜佑臣,二十一世纪意气风发的汽车公司总经理颜佑臣,云泽国襄阳城里第一富豪颜逞家的公子颜佑臣。

即使他觉得荒谬,即使他觉得难以置信,但事实确实如此,他像那些玄幻小说里的主人公那样穿越了,穿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时代,穿到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且名字都同样的人身上。

颜逞家的公子颜佑臣,原先是个痴子。

三岁不能行,五岁不能语,七岁不识字……虽长得一副好相貌,可他的确是个痴子,地地道道的痴子。

可在十七岁这年,颜逞家的公子突然心智大开,不仅不再痴傻,还成了一个聪敏机智的人,一面态度圆滑地应付起所有人,一面条条有理地接受自家的产业。于是颜家沸腾了,襄阳城沸腾了,而颜佑臣……迷茫了。

他明明是现代一个普通的金领,失去了最爱的女人,绝望地娶了另一个女人,然后在那个人流产住院的时候,麻木地回到家里一个人喝着酒,在醉意的时候肆意想着自己的爱人。

再次睁眼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镜子里的那人容颜不变,却是黑发用玉冠半束,一身华贵的锦衣长袍,白底黑面的长靴,分明是古人的装扮。

于是从那刻起,他不再是金领颜佑臣,而是富商之子颜佑臣。

他变了身份换了环境,开始渐渐融入这个异时空,融入这些陌生的人,一切似乎都是这么顺利,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的魔障越来越大,只为了他爱的那个女人。

他爱的那个女人不是那么漂亮,白净的脸庞和淡淡的笑容,却让他慢慢地上瘾直至着迷。

他爱的那个女人不是那么优秀,平凡的家庭和出色的妹妹,却让他眼中除了她再无别人。

他爱的那个女人不是那么健康,时常地昏厥和眼中的病症,却让他坚定地决定陪她一生。

他确信自己爱她,可他却在她病重的时候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并且无法挽回。

他不敢告诉她真相,是的,不敢。

不敢去看她在病重中苍白的脸上浮现憎恨以及厌恶,不敢想象她得知真相后会有多痛多绝望,不敢奢望她的原谅或者其他的,他能做的就是看着她淡笑的面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他爱她。

他终是要对那次错误负起责任,他必须去娶那个原是他小姨子的人,他记起自己答应负责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记起他一字一顿地对她说:“即使我娶你,我爱的人也永远只会是安然。”他看到她眼里破碎的笑意时感到一阵快意和悲哀,在他的眼里她的伤心算得了什么,他在乎的只有他爱的那个人,即使是那人微微地皱眉,也让他的心脏感到疼痛。

只是现在的他有什么资格替她伤心?他能做的似乎就是守着她直到痊愈的那天,然后断了自己的念,看她投入别人的怀抱,让别人代替他给的幸福。

但为什么她会出现在他的婚礼,为什么要让她得知这样不堪的事实,为什么让她活生生地在他面前倒下?

他那样珍爱的人,终究因为他的背叛而死了。

他没有像别的人那样崩溃或者歇斯底里,只是心脏处好像空了很大一块地方,没有思绪,没有情绪。他麻木地娶了那个厌恶的女人,麻木地上班回家,麻木地回味他爱的那个人,麻木地思念着属于她的味道。

他的生活,一片麻木。

然后他那个名义上的老婆流产,然后他喝酒,然后他穿越,然后,他拥有了新的生活。

他在这里似乎拥有了一切,疼他入骨的父母,唾手可得的庞大产业,娇美动人的丫鬟,贴身听话的小厮……一切别人希冀得到的东西他都有了。

可是这里没有他的爱人,没有。

他有时候也会侥幸地想着,既然他能来这里,那么她是不是也有可能来了这里?他对于这种猜测感到十分激动,他开始花费大量的精力去找人,每次却只是失望而归。他还是乐此不疲,一次次的找寻到和她有一点点相似地方的女孩子,然后放置在身边,在想她的时候安静地看着那个人,透过那人的面容去温习她的面容。

直到有一天他在陪人应酬时上了一家妓院,在那里他看到了她——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温润的触感告诉他不是的,她是活人。他激动地抱紧了她喊着她的名字,却听到她温温柔柔地道:“这位公子,奴家是绿吣。”

他在平复以后才发现这个叫绿吣的女子和安然长得并不一样,她们只是约莫有七分的相似……可是七分,比他找到的任何人都要更像,而单凭她长得像安然,他就不会让她受苦。

他赎了绿吣出来,成为自己的贴身丫鬟,他可以尽情地看着那张相似的脸,以满足心底永无止尽贪婪的想念,可心底也有个声音冷冷地告诉他,绿吣不是安然,安然也不是绿吣可以取代的。可他无所谓,他已经病入膏肓了——越是长久,他越是清晰地记起他们的一切。

时间弹指一过,他继续找寻着和安然相像的女子,而绿吣也在他身边待了三年。他不是不知道绿吣眼中的情意,不是不明白她眼底的期待,可是他要的那个人不是她,而他也不愿意再去犯一次错。

但凡事皆有意外,被人杯中下药,密室不得出路,妖娆娇媚女子……

他似乎逃不了那个魔障,终是重蹈覆辙。

他在醒后看着娇羞的绿吣感到可笑荒谬,可笑着笑着竟成了悲鸣,他是如此可悲,可悲到让人发笑。

绿吣对他说:“公子,绿吣不求名分,不敢有任何的妄想,只求伴在公子的身边,在公子想看这张脸的时候出现。”

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那就留下吧。”

既然这里没有安然,那么无论怎么样,都是无所谓。

又是两年过去,颜家在颜佑臣的手里愈见昌盛,他奔波于全国各地,发展着大大小小的产业,成了云泽国内小气有名的商家。颜家父母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没想到这个幼时痴傻的独子现在竟是这么有本事,只是唯独一件事情叫他们发愁——他这独子已经二十二岁,早已过了寻常男子娶妻的年龄,可令人郁结的是他对于父母虽孝顺,在这件事情上却是极为不耐烦。两老原以为颜佑臣是钟情于他身边的那个青楼女子,可即使是叫他去纳了绿吣他也没有反应……这可如何是好!

两老干脆上绿吣这里谈话,可绿吣也只是苦笑着说:“公子的心思……老爷,夫人,奴婢不敢多加猜测。”

两老无法,只能作罢。

颜佑臣对于父母和绿吣暗地里的动作自然是知道,可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现在有兴趣的只有颜府的事业,而不是女人。绿吣这两年仍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只是他对她的态度却没有因为那次意外而发生改变,他承认自己现在是愈发地冷漠,可是他对于自己的冷漠没什么不满——是的,这样已经是很好,心如止水,他只要记得自己曾经有过那样一个爱人,就已足够。

这日是深秋,他坐着马车从郊外赶回城里,一路上看着林中火红的枫叶随风飞扬,心底难得快活了几分。夜晚时父母又和他提起了婚嫁的事情,这次的女子是京城里得势的尚书之女,娶了她对颜家的生意可谓有莫大的帮助。他只思索了几分钟就答应了下来,接着扔下惊喜的两老离了桌。

绿吣在一旁泪欲坠落,他却是心无波澜,对于他来说他娶的是一笔硕大的财产和势力,而不是一个女人。

第二日的晚上,他和北方的一个巨擘约好了在“竹阁”谈生意,等了一刻钟后那人的随从来通知说他家主子因为有些事情不能赴约。他瞧那随从虽是道歉却是不卑不亢,相貌也是英俊磊落,一看便知不是个寻常人。他想着随从都有这样的气度,那主子该是个什么样子?于是谦和地应了下来,明日再谈。

出阁时他看着热闹非凡的街道,恍惚间回到了曾经配陪着安然在夜市上玩乐的时候,他淡笑,对着绿吣说随便逛一逛吧。绿吣露出了近日第一个笑容,柔柔地道:“好的,公子。”

他和绿吣在繁闹的街道上悠着步子逛,那叫卖的小贩,那玲珑多彩的小玩意儿,那香味诱人的小吃……他有多久没有去注意过这些了?他路过一家水饺摊,想起安然以前嘟哝着自己最爱饺子最爱饺子的模样,心下甜蜜与失落交错,满不是滋味。

绿吣问:“公子是要吃碗水饺吗?”

他摇头,失笑道:“走吧。”他从不吃饺子,除非是陪安然,现在安然不在,他又吃什么饺子?

他转身,刚准备离去时却听到身后一声清脆的女声:“老板,要一碗水饺。”

这原本是句太普通的话语,每个来点饺子的人都会说这样的话,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回头了,回头去看看谁说了这句话。然后他看到了她,像他们曾经的第一次见面,她还是那样干净清秀,还是那样恬静如水,还是那样吸引他的视线。

他看到那个女子在看到他的瞬间眼睛蓦然睁大,满是讶异和不敢置信。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而下一秒涌上的却是无穷尽汹涌的狂喜。

安然。

他冲上前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颤抖着嘴唇竟然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他只是感受着属于她的身体,属于她的温度和味道。

这是时绿吣却上前柔柔地叫了一声:“公子。”

他不愿理会,可是他怀里的那人却伸手推开了他的胸膛,她黑曜石般的眸子了然的在他和绿吣之间看了看,接着似笑非笑地道:“别来无恙。”

他开始紧张发慌,连伸出的手都是微微颤抖:“安然,我……”

她却只是淡淡一笑:“这几年我过得很好,故人大可放心。”

她说完就利落地转身离去,而他伸出的手就那样落寂地抓空。他半敛了眼睑苦涩地想着,她说她很好,可是他想说的是……没有她,他一点都不好。他想上前去抓住她让她留下,想告诉她他有多后悔多想她,可是他胆怯了,他不敢。

他甚至不敢再开口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她身后看她回到了极普通的一所房子里,然后看也不看他就关上了门。

他恋恋不舍地移开视线,在对上绿吣的时候却在一瞬间变得冰冷,阴冷地道:“绿吣,你知道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

绿吣抖了下身子,双眸含泪:“公子,绿吣只是……”

他不理她的回答,双手负在身后愣愣地看着房子,入神地想着房子里的那人。他唇边勾起淡笑,他想他终于再次拥有了幸福,而这次他绝不会放她走,绝不。

第二日,他便和父母说尚书家的那门亲事作罢,而绿吣他也会给她一笔钱放她走。不论他们同不同意他都会娶一个女子,一个他找寻了许久的女子。

颜家父母看着儿子坚定和喜悦的神情,终究是点下了头。

他一面叫人去打听安然现在的身份,一面叫人看着安然,他自己则是快速地处理好事情后去“竹阁”赴约。今天他总算见到了那位北方巨擘煜文,而这位煜文实在是没有让他失望,无论是俊美贵气长相和优雅从容的气质,非人中龙凤不可。

他们俩也算是投了缘,生意谈得融洽不说也闲聊了几句,他从闲聊中得知煜文已经娶妻四年。这次来云泽的目的一个是谈生意,一个则是找回离家出走的妻子。他打趣煜文是个妻管严,煜文只是淡笑,清冷的嗓音带着宠溺地道:“这世上能有一人叫我这般甘愿地去宠,足矣。”

他想起那个依旧清秀恬静的女子,由衷地感叹,世上能有一人叫自己甘愿这样去宠,确实是种幸福。

派去调查的人已经和他回了话,安然现在的名字叫阿蓝,是前几天刚入的襄阳城,如今一个人住在城北的小房子里。

他其实想到她面前大声地请她原谅他,请她给他一次机会,可是他不敢,从心底畏惧地不敢。他也怕自己的纠缠会让两人之前的关系更加僵化。是的,他们有那样的过去,即使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恨他还是害怕着。

所以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每天安静地出现在她的家门口,看她出门,看她逛街,看她教隔壁的孩童读诗,看她娇美的面容在夕阳的照射下更显柔和。她没有开口和他说话,可是也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去赶他,她只是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而他只是这样看着她就已经足够了。他贪婪地看着她的一切,欲罢不能。

一个星期之后,她终于开口对他说了第一句话,而那句话却叫他猛然从天堂坠落到了地狱。

她淡笑着说:“颜佑臣,我已经成亲了。”

他不敢置信,努力保持着镇定的笑道:“安然,你在撒谎。你明明梳着少女的发髻,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你并没有成亲,你只是故意刺激我。你还恨我,对不对?安然,我错了,我爱的只有你,这辈子除了你我不会再娶别人!你给我机会好吗?一次,就一次!”

她还是摇头,淡淡地道:“我成亲了。”

他的心在一瞬间冰冻,他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她从不会和他说假话,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消化这句话,他只知道自己非常想要喝醉,因为喝醉就可以忘了一切。他约了煜文出来喝酒,实际情况是他抱着酒坛子喝得大醉,而煜文却依旧斯文地拿着杯子小啜。他突然开口问:“煜文,如果你爱的女子成了亲,你会怎么做?”

煜文微转了细长的眸子,薄唇轻勾,“既是我爱的女子,那我就不会叫她有机会嫁给别人。”

他含糊地嚷道:“那要是你在遇上她时她就已经成了亲呢?”

煜文长眸微眯,轻笑中带着笃定地道:“我要的人,不论如何只会是我的。”

他看着煜文冷淡却坚定的面容突然想通了很多,是的,她成亲了又如何,他爱她,所以他要重新争取她的爱,仅此而已。

酒醒后他又开始了日日去她门前报到,虽然他心中苦涩疼痛,可是在看到她时一切似乎又不那么的重要了。她在这里,这就是上天的嗯赐。即使她现在对他视若无睹对他不言不语,可他相信几年后,十几年后,几十年后,她终会原谅他。

他愿意这样耐心地守候下去,却没想到他根本守护不住。

他这日陪着她在花圃里浇水,大门在这个时候打开,煜文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他刚诧异地准备问煜文怎么知道他在这里,却见煜文看都不看他一眼,直直地走到了安然的面前。

煜文修长的手指暧昧地划过她的脸颊,淡淡地问:“玩够了没有?”

然后他看到总是恬静的安然眼中露出了轻微的娇嗔,扭头道:“没有。”

煜文轻笑一声,轻俯在她耳边缓缓道:“那么,我陪你一起玩。”

他在一瞬间联系起了所有的事情,煜文离家出走的妻子,单身却说自己已经成亲的安然……

一切都明了,原来安然的相公就是煜文,煜文宠爱的妻子就是安然。

煜文并没有过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极有主人风范的替安然招待起了他,反倒是他落荒而逃,不敢去看那两人无形中的默契,不敢去看那两人眼神中的甜蜜,不敢去看原本属于他的位置被别人所取代……面对心爱的女人时,他是这么胆小。

可是他就这样放弃吗?

他不甘,即使对手是煜文,他也要去争。

可是他一日比一日绝望与颓废,他们之间是他所不能介入的,那视若无人的宠溺和爱恋,那一手一足间的默契与自然,以及她脖子上无法遮掩住的殷红吻痕……那像是对他的一种取笑,叫他心脏欲裂却又无可奈何。

在他即将崩溃之际煜文找上了他,俊美的脸上一派淡然,轻轻地说了几句话:“我不管你和她以前是什么关系,但你记着,她现在是我的,以后也只会是我的。”

他看着这个无论在何时都坚定淡然的男子突然就认输了,如果他的对手是其他的男子或许他还有机会,可是他面对的是煜文,这个知道自己要什么,且从不动摇的男人。

他输给了煜文的不动摇和坚持,输得彻底。他不会再奢求去得到她的爱,因为她已经爱上了世界上最值得她爱的那个人。

那个人,以前不是他,现在也不是他。

他在这天去了一个偏僻的树林,一个人背靠着大树哭得肆意,如同幼时看着自己最爱的汽车玩具被妈妈不留情地砸碎。他上辈子和这辈子只爱一个女人,而现在他终于永远地失去了她,再也无力挽回。

昏暗的房间内满是春色,纱帐里不停歇地传来女子的低泣和男子邪气挑逗的话语,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和谐。

男子突然开口,低沉的嗓音里欲念浓重:“娘子。”

“嗯?”

“为夫有个小小问题想要问你。”

“怎么?”

“今日那个颜公子和你是旧识?”

“嗯……此事说来有些话长……”

“原来如此……”男子温雅的嗓音微转,颇有些不怀好意,“那么为夫就听你慢慢道来。”

“啊……”女子软糯的惊呼了一声,娇羞中带着愤愤地道,“呜呜……表哥,够了……我不说了……”

“娘子此言差矣,怎么会够了呢?为夫还不够,远远不够。”

“表哥,我错了……”

“看来是为夫不够努力,娘子还有力气说话……很好,为夫会加油的。”

这个夜晚……嗯,果然很难熬。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华秀中文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华秀中文!

喜欢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请大家收藏:(m.huaxiuzw.com)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上校的替身新娘 重生八十年代 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 魔妃独尊 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 盛宠医妃,邪王请自重 谁咬了朕的皇后 不灭药帝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绿茵超巨星 重生隐形富豪 眼儿媚 泰坦尼克之回归正途 韩娱之透视未来 忽如一夜病娇来 炮灰晋级计划书 帝王神诀 最强剧透群主 朕只想寿终正寝 今天你欧了吗
经典收藏 解密 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 顾盼生辉 相遇终有时 透视极品妖孽 凤隐天下 泡沫之夏 白发皇妃 流浪地球 活人禁忌 夜行歌 圈里圈外 华胥引 省委书记 偷脸 水浒传 骆驼祥子 巡阴人 道德经 绝塞传烽录
最近更新 因为风就在那里 亲爱的苏格拉底 水浒传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相爱恨晚 铁器时代 七星彩 鲜满宫堂 胎楼 华胥引 13路末班车 民间山野怪谈 幻城 我喜欢你很久了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成化十四年 宫檐 谢家皇后 生途 省委书记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 天下无病 -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txt下载 -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最新章节 - 执子之手 将子拖走全文阅读 - 好看的小说